428 日记

4-28-2012 晴天

早上八点半起床,睡迟了。匆忙的梳洗(护肤品都没用,更别说是防晒霜了) ,确认朋友位置,出门。
因为大多数公路都被关闭了,临时更改计划在PWTC LRT站会合。
很幸运,九点出门等到的第一辆巴士就是往Titiwangsa的,不久就到站了。结果迷糊的我搭错方向去了Sentul又再转回正确方向,抵达PWTC。
和朋友们到中南区吃早餐,闲聊了一阵子就出发了,我们一路往Jalan TAR的方向走去。
Maju Junction那里有很多警察standby,但是都没理会在街上穿着黄衣走动的人民。我一直相信,如果我们没有做坏事,是不会遭到暴力/不好的待遇的。

到Sogo的十字路口就看到有一大群警察围成了人墙,不让人民越过。不过他们只围了大路,Campbell Complex一旁的Lorong TAR是通行无阻的,我们就用那条路一路向前走,往Dataran Merdeka的方向走去。
这条小路之前我也走过,很多马来同胞在这里卖小吃,这天还可以看到很多卖布料、马来服装的商店都有正常营业。

到Jalan Raja(独立广场就在前面)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聚集了,还有马来同胞上前跟我们合照,他说:“我要把照片发给我的马来朋友看,连华人都敢上街了,他们居然害怕被抓!”
嗯,关乎国家未来的事情不分种族,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我们在这里先逛了一下就走入Jalan Perak,人潮还不多,我们到麦当劳又吃了一顿早餐,要吃饱饱为待会儿留着精力。
十一点左右我们听见外头开始喧哗,我们也跟着到外面加入人群。

小小心虚,我犹豫了好一段时间来或不来,最后我来了;跟着人群来回走动的时候,我其实有好一段时间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究竟我来这里做什么。

人群不断的流动,有好几次我们就地而坐,那是我们今日原来的目的——静坐抗议 Duduk Bantah。虽然不能在独立广场进行,但是我个人觉得不管在什么地方举行,只要有人群有共同目的,基本上目的还是算达成了的。就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还是有人坚持进入独立广场。
这一天除了是净选盟的静坐活动,也是Stop Lynas的游行活动。
人们不停的喊口号,还把世界杯主题曲的旋律用上,换成“Bersih~ Bersih Bersih Bersih~ Bersih~ Bersih~”,有节奏的鼓掌,还有人高喊“Reformasi”。穿着绿色衣服的Stop Lynas游行者也不停的带动人群高喊“Stop Lynas”。

我们愿想尝试进入Jalan Sultan加入那里的游行者,但是人真的太多了,所以最后还是回到Jalan Tun Perak等待。
天气很热,还好我们都有准备,我自己就带着1.5公升的水一直喝。不停的流汗,皮肤被太阳晒得刺痛。
到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不停的来回走动坐下站起来喊口号,一直到两点钟人群越来越拥挤,开始有人高喊“Buka! Buka!”(打开,意思是要求警方开放独立广场)。
也不记得是什么时间了,我们开始唱国歌。在这样的一天和不同肤色的马来西亚人聚集在一起,流着汗,心情激动的唱着国歌Negaraku,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大概两点四十五分,载着Ambiga(净选盟主席)和Anwar(PKR政党首领)等人的四驱车出现了,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往独立广场方向前进。我的照片里只看到Anwar的夫人Azizah的侧脸,拿着菊花的那位好像就是Ambiga。

就在我们看到领导者们出现后的不久(根据照片的时间是三点),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听见了枪击声,就看见前方出现了浓烟,警方开始攻击了。
我嗅到烟味,慌忙中有个人在我的手中塞了一撮盐,我把它放在口中含着;同行的朋友又拿出准备好的盐水倒入我的手帕中,我用湿手帕掩着鼻子,和人群一起慢慢的往后撤退往烟霾的反方向移动。我的眼睛开始不适,脸有刺痛的感觉,鼻涕在流。很不舒服却是我可以接受的程度,只是因为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体验,有点惊吓和慌乱。使用盐水浸湿的手帕抹脸后,刺痛感就慢慢减少了。
感动的是周围的人都尽可能帮助身边不认识的马来西亚人,给盐给水,甚至保护着女性和弱者。我在这里看见了人性。

第一次攻击后,人群很有次序的离开,直到警方发出第二次垂泪弹。刚才第一发是在左边最前方(看上一张照片,烟霾从Jalan Tun Perak入口散开),第二发居然是追着人群移动的方向发射,在更靠近我们的右方!由于被催泪烟霾包围,人群开始慌乱,后面开始有人推挤,我好几次被压在人群里移动不得并从人行道上好几次被推落马路上,庆幸的是没有摔倒,不然可能被踩了。

我和同伴还有人群忍受着垂泪弹带来的效果,往安全的地方离开。后来到了HSBC银行,看起来是安全了,我们在银行门口休息着,盘算着如何与其他同伴会合离开。因为人太多,电讯网络也受到干扰很难联络任何人,我们决定休息一阵子便离开。

照片的时间是三点半,HSBC前方聚集了大群民众,这时候我们看见FRU的红车开始向民众喷水。那里的人往后逃,但是红车退后时,人们又往红车的方向跑去,红车再次驶前喷水。

我们还坐在银行门口休息的时候,又一发催泪弹射向了河边的空地,吓着了我们。
庆幸的是风向把烟霾吹离了我们的方向,才不至于承受更大的痛苦,也让我们有时间离开。
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着的是:垂泪弹是不停的往有人群的地方发射的。空中盘旋的直升机应该就是观察队,看到那里有人就攻击那里。这是我的想法,我希望不是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人群从独立广场散去陆续离开了警方还要不停的攻击。

后来我们逃离到茨厂街想要往LRT方向去,在那里又受到了一次垂泪弹的攻击。想到LRT可能关闭了,我们决定走到Maharajarela Monorail。一路上看到有不少外国人,还看到本来在卖水的小贩不停的给游行者发给自来水冲洗眼睛和脸,也有人站在路中央派发盐和自来水。
照片都是我用blackberry手机与慌乱中乱拍的,本来只想要默默参与,但是想了想决定写这一篇分享我的真实经验。

四点多我们就乘搭monorail离开了。回家路上有点说不出话来,感触很深。本来我还很迷惑自己来集会的真正目的,但是经历了那一切,我知道原因了,如果我不在这里,我可能到现在还在迷惑中。
我们要的是和平请愿,你却向我们抛烟雾弹。迷雾中我看清了。



净选盟3.0的八大诉求是:
(一)清理选民册;
(二)改革邮寄选票制度;
(三)在选举时使用不退色墨汁;
(四)制定最少21天的竞选期;
(五)让参选政党评价和建议,接触媒体;
(六)强化选举机构体制;
(七)杜绝贿选;
(八)杜绝肮脏政治手段。

评论

  1. 我想警方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有部分人不遵守规则硬要闯入独立广场,而连累了真正要和平抗议的人。

    我也不明白,静坐抗议活动怎么会如此喧哗? 政治实在太黑暗了,不排除有人在背后捣鬼。

    幸好你们都平安无事。

    回复删除
  2. 网络看了很多428的短片,真的气愤难平,和平请愿最后变成这样,让人心痛。

    回复删除

发表评论

谢谢留言~^^

我的照片
追求自在生活,喜欢旅行、尝试新事物、吃好吃的。是一位凌乱的处女座女生,喜欢收藏美丽的东西。懒惰但爱美,追求简单自然的护肤和彩妆技巧。
摄影器材:手机 / Olympus PEN F
日常更新于 Instagram / 衣食住行面子书专页
活动邀约请电邮联系: jean@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