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推荐

第二次……记录。

我怀孕了。震惊是我发现时唯一的感受。  我这个人对生活没目标没期望,所以老天爷才总让各种无法相像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吧?没有早早宣布这件事是因为自己久久无法接受事实,过程和情绪起落我就跳过,无论如何还是想记录一下这次的怀孕历程。 经过之前毫无预感的流产体验,这一次我很早就发现了自己怀孕了,纠结了一整个月才终于跟里先生说,然后去做产检。 新型肺炎疫情期间前往医院不能有人陪同,里先生找到一家有会说英语的院长的妇产科医院(其实流产的时候就是去了那里,所以再次怀孕也先去了那里做初次检查)。有次闲聊得知院长年纪很大但比我爸稍微年轻,生于二战之后所以他的父母对说英语的人反感,因而他也不太喜欢说英语。听到这样一句话我总觉得他在叫我别去他的医院逼他说英语,不过我明白日本人有时候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幽默感所以还是接着去了。忘了当时为什么突然会闲聊,日本医生一般不多说废话,但这位医生总是说一堆让我无厘头的话,跟里先生提起他也觉得很奇怪,于是第三次产检的时候提前打电话要求医院允许让他同行,结果之后他跟我说他喜欢这个医生不严肃会开玩笑,什么鬼。  之前怀小武时产检几乎都在马来西亚做,一直到快要生了才搬到日本,所以还真的有被日本的产检吓到,原因——日本初期的产检都是内检!!就是要你双脚打开放仪器进去照的那种。我个人觉得太不舒服了,也觉得没有必要(在马来西亚的时候没有这样啊)所以跟里先生提起过。他是个男的自然不知道原本的检查该是怎样的,跟我说如果我觉得不舒服可以换个医院。后来跟一位有在日本怀孕生子的朋友聊起才发现这是日本的正常产检,我因而很讨厌产检这件事。偏偏里先生跟我一起去的那一次就没有再用内检了,我认为医生变态的说法直接无法成立。lol 两国产检方式的差异真的让我胡思乱想了一遍,可能也因为这样我才会觉得医生的幽默感很不合适吧?  第一次产检 日期: 2020 年 11 月尾结束了久违的个人旅行后觉得身心稍微有准备了才去的。 经验:验尿得 positive,内检也看到了超迷你的宝宝已经有手有脚还很活跃的在动,测量起来是怀孕接近 10 周。说实话我没有确认怀孕的喜悦感(很长时间我都活在震惊情绪中),但不能不说看到黑色屏幕上的小宝宝在动时的确有了对生命存在的感动。医生把宝宝的第一张照片放在一本印有医院名字封面的粉红色相簿送给我,提醒我去市役所领取母子手册和产检折扣本并在一个月后再来检查。 费用: ¥

最新博文

富山县 - 黑部峡谷小火车(宇奈月 <> 榉平) Toyama - Kurobe Gorge Railway Torokko Train (Unazuki <> Keyakidaira)

Jeanの日本日常 #14 - 2020 年全记录

我的照片
Jean
追求自在生活,喜欢旅行、尝试新事物、吃好吃的。是一位凌乱的处女座女生,喜欢收藏美丽的东西。懒惰但爱美,追求简单自然的护肤和彩妆技巧。
摄影器材:手机 / Olympus PEN F
日常更新于 Instagram / 衣食住行面子书专页
活动邀约请电邮联系: jean@love.com